简体中文繁體中文English
让华人翻译家为中国文学国际化加速

根据网上数据,截至2017年10月底,中国作协有团体会员约50个,个体会员1万余人,其中不乏新型网络写手加入这个传统作家协会;而以不同形式在网络上发表作品的中国人高达2000万,注册网络写手200万,通过网络写作获得经济收入的人数10余万,职业或半职业写作人超过3万。可在这个庞大的写作人群中,作品被译介到海外的仅200余人,这个数字无疑会与前面的一系列大数据形成巨大反差,这一反差昭示出中国文学的国际化进程与当代中国繁荣的文学写作现实极不相配,需要加快。

  出色的外文翻译推动文学走向世界

  近10年来,莫言、曹文轩、刘慈欣等作家纷纷凭借其优秀作品在海外斩获大奖,他们在为中国写作界带来荣耀和自豪的同时,也吸引了外国的专业和普通读者对中国作家作品投以关注的目光,更带动作家同胞带着急切的心情要将自己的作品推向世界。

  “中国文学走出去”这个话题时不时地被提起,可“如何走出去”“走出去的动力和障碍是什么”以及“走出去后又怎么样”等问题,虽然有不少讨论,但讨论后所取得的成果如何,大家还在翘首以待。

  关于“如何走出去”,有人认为应从作家作品、翻译、评论及编辑几个方面入手,克服语言和意识形态障碍,运用合理的传播机制和技术,为中国文学走出去立项,成立对外翻译与传播机构,利用互联网平台,使中国文学更加国际化。这些看法和做法都很好。要想更快看到预期效果,优秀的文学翻译是实现这些预期目标的最关键因素,而这件事,华人翻译家可以挑起大梁,为中国文学国际化进程出一份力。

  国内已经有一些人和机构在行动,比如创刊于1949年的《人民文学》这个中国文学创作的排头兵已经开始其杂志双语化进程,于2011年推出英文版,名称为《路灯》,一年出四期,着力介绍新人新作和当代中国最优秀的作家作品;上海大学文学院教授曾军正在着手创办两本文学批评杂志《批评理论》和Critical Theory,二者互相关联,个别文章甚至会以双语在这两本杂志同时推出。这些有关文学创作及批评的英文杂志在国内诞生,无疑会推动中国文学的国际化进程,但要办好这些英文杂志,优秀的文学翻译必不可少。

  正是因为有了出色的外文翻译,作家莫言、曹文轩、刘慈欣才能在世界上斩获文学大奖;正是因为有着出色的外文表达,海外作家哈金《等待》、戴思杰《巴尔扎克和小裁缝》、裘小龙《红英之死》、欧阳昱《东坡纪事》才能在非华人读者群中产生越来越大的影响。由此可见,用外文在国际上传递中国文学信息是多么重要。

  一些外国汉学家已经在这个领域做出了重要贡献,没有他们的翻译和研究努力,中国文学的国际化进程可能会更加缓慢。比如瑞典的马悦然、陈安娜,美国的葛浩文,法国的何碧玉、安毕诺,德国的顾彬、高立希,韩国的朴宰雨,日本的坂井洋史等等,他们为中国文学走向世界做了大量工作,研究翻译了不少中国文学作品,很大程度上扩大了中国作家的海外读者群。但是这些汉学家由于母语不是中文,他们在理解中文原著时会遭遇文字和文化上的双重障碍,需要跨越双重沟壑,其工作难度可想而知。

Copyright ©1997 -2012 深圳市好博译翻译有限公司    备案号:粤ICP102236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