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繁體中文English
翻译戏剧的艰难选择:文学or表演

鉴于戏剧翻译的特殊性,在郭斯嘉看来,戏剧翻译翻译不妨以具体目的为准则,确定好强调文本的文学性还是舞台性后,再按具体剧本的特点,采用不同的翻译策略,经由多位译者从独译到合译,再跟踪介入导演、演员的创作中。完成这样一种多维度的戏剧翻译,能照顾到各方面的需求,或许是一种较为切实可行的尝试。

华东师范大学举行六十周年校庆。戏剧翻译家胡开奇受邀朗读英国当代剧作家迈克尔·弗莱恩编剧的哥本哈根》当时有观众提问说,三年前。否可以考虑用年轻人热衷的网络语言来翻译、朗读剧本?6月12日于上海戏剧学院举行的译’剧之力—当代外国剧作翻译现状及影响力”论坛上,胡开奇重述了自己当时的回应。说:翻译时,还是要坚持语言的纯洁性,毕竟网络语言,不像我一直以来使用的语言一样,经得起时间的考验。很可能几个礼拜,或者半年以后就彻底消失了

戏剧艺术有其自身特殊的综合性与复杂性。诚如复旦大学外文学院法语系讲师郭斯嘉所言,胡开奇的发言实际上道出了戏剧翻译面临的一个恒常困惑:该怎样平衡文学性与舞台性?这是因为相比小说、诗歌等其他体裁。戏剧是文学,也是艺术,通过经由书面文本和舞台演出才得以完成呈现。这一复杂性既增加了具体翻译实践的难度,也影响了戏剧翻译研究的进程。

既然是剧本,以上海市剧协副主席荣广润的理解。一定要考虑到可表演性的问题。也就是说,这个剧本拿到剧场去演出,得考虑到其语言的可接受性,当然可以很通俗,但又不能脱离本身的文学性,这个平衡不是很容易做到

近年来,上海戏剧学院副院长宫宝荣也认为。世界范围内的戏剧剧本都更多强调了舞台性,文学性上来讲是越来越差了会发现,如果把那些缺乏文学性的文字再翻译过来的话,不堪卒读的没有一定的舞台感的剧本是没法演出的但没有文学性的剧本也是缺少翻译价值的这就能解释,为何现在越来越少有话剧剧本出版。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就在于相比我现在能看到很多经典译剧,当下的很多剧作在文学性上太经不起推敲。

即使是那些值得翻译的剧作,当然问题的另一面在于。要真正做到文学性与舞台性的平衡,对于译者来说也是很大的挑战。上海文化广场节目总监费元洪结合自己翻译音乐剧的实践表示,翻译固然要做到信达雅”但这一标准,不同艺术门类的翻译中会有不同的侧重。对于音乐剧来说,对白的翻译可能‘信’重要一些,歌词的翻译,则会偏重‘雅’因为要照顾它音乐性,可唱性。

费元洪表示,就音乐剧翻译的具体细节而言。音乐戏剧“信”表达,不止是字面上的信”更要是便于观众接受的信”因为翻译的剧本是需要被观众理解的必然要从观众的角度来进行一些翻译上的处理。至于“达”音乐剧的翻译里,不止为通顺的达”更是为了方便的达”一般来说,音乐进行越快,字幕越精简。而“雅”则是翻译过程中最重要的也是最难的部分,难就难在中文的翻译要符合原作的音乐性。国外音乐剧以中文的方式来演唱,有一些弊端的因为汉语里有四声。虽然在世界各国当中都有一些音调上的处理,中文的特殊之处在于,声调的变化会引起词义的变化,而词义的变化和音乐的走向密切相关,当音乐的走向和词义产生冲突的时候,观众的理解就会发生偏差。

诚如郭斯嘉所说,事实上,要想完成兼具文学性与舞台性的译本即使不是完全不可能,也是极有难度的这需要译者双语的造诣高,还要深谙舞台艺术的规律。也因为此,就一般的剧本翻译而言,不妨做一些戏剧文本的细分。上世纪80年代末,一个法国戏剧理论家出版的一部理论著作中,提到把戏剧文本分为四个层次,原戏剧文本为T0一般文学意义上的戏剧译本为T1用于舞台表现的戏剧译本、舞台脚本为T2而按照导演的需求和创造的意愿定下来的实际的演出文本为T3最后被观众所接受的戏剧译本为T4这些文本并不是孤立的之间相互关联。当然,最理想的书面文本、舞台脚本、实际演出文本和观众接收到文本是统一的但如此完美的剧本,很多时候只是乌托邦的想象。

 

Copyright ©1997 -2012 深圳市好博译翻译有限公司    备案号:粤ICP102236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