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繁體中文English
细数那些翻译史上的神来之笔

        《甄嬛传》要在美国面世,之中有很多的翻译以及众多的猜想,在东南亚,可能翻译成“炕头上的中国皇帝”;在美国,可能是“国王也争宠”;在北欧,可以叫做“女奴”或“东方女子平权记”。众多的翻译都是显得非常的不自然,有人调侃,插曲中的“双双金鹧鸪“是不是应该翻译成”two two gold birds”?

       同样还有其他的一些东西,不光是电视剧,还有古诗词,中国唐宋八大家之一的王维“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其间介绍王维退隐之后流连于辋川的山水之间之时,竟然翻译成为“王维去了Wang river云云”,云雾缭绕、神仙仙境的世外之地“辋川”竟然被翻译成为“Wang river”。

       但是尽管如此,在翻译史上,还是有很多令人拍案叫绝的神来之笔。

       就以法国为例,法国被誉为时尚之都,浪漫之都,香水之都,其中最为人们熟知的便是浪漫,法国的众多地点大多有着浪漫的中文译名并为中国人熟知,其中比较传神的就是香榭丽舍大街和枫丹白露园,有消息称这样的几个名字是出于中国留过法的诗人戴望舒的杰作,其实枫丹白露园没有枫,也没有什么露,完全就是音译过来的,但是这样的一些翻译,在国人看来,一听就陶醉了。

       还有电影方面,几乎现在的国际大片都会在中国电影院放映,其中就有好多是由于翻译的再创造带来的票房,比如“人鬼情未了”原名就是“幽灵(Ghost)”;还有“魂断蓝桥”最开始的名字翻译过来却是“滑铁卢大桥”;最为传神的便是“一树梨花压海棠”的翻译,电影的原名居然是“洛丽塔”。

       再说说电影的台词,中国名导的《有话好好说》中,有的角色定位便是非常具有匪气,比如“他死了,我眼睛都不会眨一下”的台词,翻译为了突出人物性格,最终将原文翻译为“I won’t piss on him if he’s on fire”直译过来就是说“如过他被放在火上烤,我连尿都不会在他身上撒”。这一句翻译就非常的符合美国对于匪气的认识,翻译的非常传神;不只是翻译出口,还有进口的翻译,比如英美人经常挂在嘴边的“Oh my God”有的电视就直接借用了网络热词,翻译为“额滴神啊”,同样当英美人说“I swear to God”的时候,我们看到的确是“向毛主席保证”……在符合中国人的文化观念的同时,很好的将原文结合了潮流,做出的翻译也就是非常传神的。

       虽然翻译史上有很多非常传神的翻译出现,但是大多的翻译都是中规中矩和含有错误的,一般的人,难得将再创造做好,那就只有中规中矩的做好传统的翻译,有的人没有将再创造做好,便不再管理,最后变得不伦不类甚至出现错误,所以传神的翻译相比之下难得创造和被人们认可,我们只能更好的充实自己的翻译水平,期待有更多,更好的传神翻译出现,毕竟中国还是有很多的方面是缺乏专业翻译的,比如古诗词,比如历史,比如地名,这一些都是需要我们慢慢完善的。

Copyright ©1997 -2012 深圳市好博译翻译有限公司    备案号:粤ICP102236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