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繁體中文English
翻译——带着镣铐的舞蹈

        近日,深圳某报社记者采访了北京著名翻译家、作家、画家高莽,高老将这三者融会贯通,认为绘画需要文化的底蕴作为基础,而有时,觉得文字不能穷尽的,就用图画来说;有时觉得图画不能穷尽的,就用文字来说,而想领略外国的文化,那就只有翻译才能够达到,高老将翻译形象的比喻成为“带着镣铐的舞蹈”相比之前冠以翻译的称谓,足以见得高老的文学底蕴。

       之前,有很多的人将翻译比喻为“文化之交的摆渡者”、“语言的再创造”、“文化中的立交桥”……不胜枚举的翻译称谓都不够大胆,不够艺术性。但是今天,高老赋予翻译的意义让我们看到了亮点,既表达了翻译尊重原著的主要思想,同时也将翻译的再创造赋予了美好的意义,即在字里行间的舞蹈,原著之上的舞蹈,两国文化间的舞蹈。

       高老最为人称道的便是在1947年翻译的《保尔·柯察金》,同时还曾翻译过普希金、莱蒙托夫、托尔斯泰、阿赫玛托娃、马雅可夫斯基、帕斯捷尔纳克等俄苏文学家的作品,去年,凭借译作安娜·阿赫玛托娃的叙事诗《安魂曲》获得“我们的世纪”最佳中文翻译奖,据悉,高老曾任《世界文学》主编,并且被中国翻译协会授予“翻译文化终身成就奖”。

       高老一生翻译的作品数不胜数,在每个时期,高老的翻译对象都会有所不同。早期,高老喜欢翻译富有民族英雄色彩的作品,比如《保尔·柯察金》;在文化大革命之后,高老更多的是翻译批判现实主义精神的作品,比如《列宁格勒》的决议;而到了现在,高老更加喜欢翻译的便是缅怀生活点滴的作品,为此高老自己出了一本书,名为高贵的苦难。

       我们对高老保持感性的尊重,同时我们理性的来参照高老的过去发现,其实高老在翻译的路上也走过很多弯路,并且早年被延安的一位女作家提出过,她认为高老的翻译语言不纯,并且建议高老多参考一些鲁迅、巴金、老舍的翻译作品来完善翻译水平,可见这应该就是高老最初受挫之后对于“镣铐”的认识,高老在认识到自我的欠缺之后,经过了很长一段时间的修炼,最后,终于能够在镣铐之上舞出自我的风采。

       现在有很多摆脱镣铐的广场大妈出现,这种不遵循“镣铐”的做法是非常不合格的,现在中国的翻译市场便是被这样的一些广场大妈搅和的,在质量参差不齐的同时还越演越烈,翻译的舞蹈可以有爵士,可以有拉丁,可以有古典,可以有芭蕾,甚至可以有Hip-Hop嘻哈,最少这样的一些舞蹈风格,能够称得上是舞蹈,但是摆脱了“镣铐”的广场舞,我们不敢苟同。好博译翻译公司同时希望这样带着镣铐的舞蹈能够出现更多的舞者。

Copyright ©1997 -2012 深圳市好博译翻译有限公司    备案号:粤ICP102236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