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繁體中文English
翻译的坚守与潮流

现如今任何人、事都追求技术革新、模式转换,就连一向严谨并且应该一直坚守的翻译,近些年也出现了不少新奇观点和异常做法,我们好博译姑且把这些也称之为翻译的改变。

当今翻译的新奇观点。

在翻译的认识上,之前传统的做法讲究文字转换;但是近些年有人主张,应重在传达信息。前者认为,既然是翻译,那么就应该在原文的基础上,将原文在不同的语言、文字上面做到转换;而后者认为,应着重实现文字中所包含信息的快捷传达,而不必拘泥于文字转换的准确到位。通俗地说,就是翻译不必忠实于原著,译者可以“连译带改”。

这些观点我们一直都有见到,例如,之前对鲁迅文学奖评奖中翻译奖的空缺,有人撰文抱怨评委,计较文字错译多了,忽视传播外国作品信息,质疑以前者作为评判译作优劣的标准。有的文章更以“文学翻译‘忠于原著’成为‘走出去’绊脚石”标题,认为翻译中国作品不能太忠实于原著,必须按照西方读者的阅读趣味,连译带改。

各个方面解析异常做法,翻译行为呈现异常的变化

首先就是翻译模式变了。从之前译者独立、系统的思维创作,例如之前的外国名著翻译,比如鲁迅等作家,完全是个人在理解原著意思的基础上独立完成的译本,而当今变为众人碎片式的流水作业,也就衍生出了很多当下的专注翻译外国名著的翻译公司,以及网络集合翻译。如有人推崇“互联网众包法”,先在网上招募,筛选译者,组织团队,分工翻译,汇合成书,其翻译速度,快到离奇,一条龙制作好中译本软片,然后再卖给想出版的出版社。

其次,翻译服务对象变了。译者原本主要为原作者服务、强调对原著负责,当下译者主要为读者服务,重在满足客户和市场的需要。认为时代不同了,为适应“接受美学”的要求,要把受众对产品的接受程度,当作打造产品的第一要素,强调“顾客至上”。所以,译作也要按照买方的审美口味进行译改。

再次,翻译规则变了。翻译作为一门独立学科,在文字转换中,本应该对遣词、语法、修辞及翻译美学等,都遵循学术及应用方面的规则。可是“潮流”的翻译,却往往颠覆了这些规则的元素,使规则扭曲异化。对于人名、地名、历史事件等专有词汇,译界通常以公认用惯的译法为准。现在有人或无知,或恶搞,总之就是无视规则,不少书名的翻译,更是目无规则,只求吸引眼球,自以为越另类越“出彩”。至于外来缩略语和字母词的引进,在现实中,常见有音译、意译、全字母、中英文混译等等不同用法,无规则的随意性就更明显了。

最后,连翻译手段也在变。随着数字化进程的加快,翻译手段也在不断发展变化。机器翻译、电脑翻译、辨音翻译、识图翻译,以及新发展的云翻译,其使用领域和有效程度,都有所扩大和提高。以往翻译者犯难,只有查词典,找资料,如今又多了向网络和软件求助的渠道。随着科技的进步,翻译手段还在变化出新。

综上所述,翻译界的“潮流”还真不少。又见近日译者马爱农因作品被人明目张胆抄袭剽窃,只获得区区赔偿。一边是“潮流”的兴起,一边又面临被抄袭侵权的无奈。对众多长年在译坛默默耕耘的传统译者而言,这些无疑都形成一种冲击。

那么,如何面对翻译“潮流”的挑战呢?依好博译愚见,一要区别对待,二是贵在坚守。

首先,针对翻译“潮流”,要一分为二。对于那些借时尚之风,实际上是变化抄袭手法,剽窃他人创意,吸引眼球刻意恶搞,以及为抢占商机、滥竽充数的所谓“翻译”,应视为糟粕,坚决抵制,比如之前好博译报导的“零翻译”现象、翻译“作死”到国外等文章。

对于那些主要为了解信息的翻译,例如,报道突发性新闻,转述当机立断、不及推敲的事件,商业一次性交流,介绍某些专业技术资料等,可以允许使用某些超常的翻译方式。因为适应某些客户个性需求的翻译服务,也是市场正当的需要。市场有需要,就有其生存的土壤,应该承认存在,因势利导,规范管理。

其次,坚守住道德、文化的边界。针对无视翻译的基本准则者,第一要坚守道德底线。翻译具有中介性质,要为供需双方服务。因此,对原作者与读者负责,就成为译者必须恪守的职业道德。之前有人将文学翻译形象定位为“一仆二主”,形容译者是“仆人”,必须“伺候”原作者及读者两位主人。这个比喻,也就是强调坚守道德的重要性。

最后要坚守文化担当。翻译,是弘扬和传播文化,不是做生意。这就要遵循文化的“游戏规则”,而不能照搬“生意经”来办事。但是当下更多的翻译被作用在各大商业领域,商业文件的翻译之中,所以说,在顺应时代“潮流”的时候也应当遵守翻译操守。

Copyright ©1997 -2012 深圳市好博译翻译有限公司    备案号:粤ICP102236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