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繁體中文English
文学翻译——不是式微,而是适时

      已经年过八旬且患有眼疾的翻译家刘方仍然在跟法国思想家蒙田的著作《随笔集》“较劲”,她手握放大镜,在词典细小的字体间不厌其烦地搜寻核对。并且表示《随笔集》是她翻译生涯遇到的最难啃的“骨头”,内容庞杂、语言晦涩,20年前她曾专门飞到法国向蒙学家们请教。

      “有时真想打自己的头,左右来回揣摩,往往思考查阅一整天也只能翻出一小段。”刘方说。

      当地时间26日,习近平主席在访法首站里昂参观了中法大学旧址,他称赞该校学子杰出代表、著名旅法华人翻译家李治华的执着精神和学术才华令人钦佩。事实上,在中法文化交流的历史长河中,为两国友好默默添砖加瓦的优秀译者不在少数,刘方就是其中之一。

      虽然如此艰难,但面对再版修订的邀请,老人家又欣然接受了,事实上,由于身体原因,她曾多次决心从翻译中抽身。“这是一种责任”,她说,“随着法国蒙学研究的深入,自己阅历的增长,现在回头看之前的译文,的确有不妥的地方”。其实这就是刘方女士对翻译、对法国文学的爱好和一丝不苟。

      其实刘仿女士始终割舍不下对文学的喜爱,1979年,刘方离开中央电视台来到外文出版社工作,成为专业文学翻译。《少年天子》、《老子》、《穆斯林的葬礼》、《张子扬诗选》以及近百篇中短篇小说通过她的翻译与外国读者见面。至今忆起第一次接到法国读者来信,老人的兴奋依然鲜活。

     此外,她还在业余时间将大量法语作品译成中文,让国人分享她所喜爱的法国文学。

      都德的《小弗尔乐蒙和大里斯勒》、雨果的《冰岛恶魔》、巴尔扎克的《夫妻生活的烦恼》及部分杂文、普鲁斯特的《逝去的阿尔贝蒂娜》(前半部分)、福楼拜的《圣安东尼的诱惑》……扳着指头,数着年份,刘方一部部回忆着自己的译著,脸上晕染着幸福的微笑。这些作品加起来有数百万字。

      其实我们好博译最优秀的译员,在工作之余,都会在报刊、杂志、或者是小说、名著上面翻译,翻译的工作早就演变成为对生活的一种爱好、一种兴趣、一种习惯。其实像刘女士的担心:“在为金钱奔忙的时代,文学翻译式微,目前国内注重文学译著的出版社越来越少,且值得翻译的法文新作也不多。”这样也是不无道理的,但是只是说文学翻译只是成为了人们工作至于的一种兴趣而已,毕竟当前生活压力比较大,谁能够保证有充裕的时间来做到文学翻译,我想只要是翻译译员,在退休之后,应该都会有这种休闲的方式,小到报刊杂志,大到小说、名著,应该都会当作生活的一部分的。

      文学翻译,不是式微,而是适时。

Copyright ©1997 -2012 深圳市好博译翻译有限公司    备案号:粤ICP102236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