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繁體中文English
《纸牌屋》翻译:从第二季开始就不是小说了

 由北京儒意欣欣公司引进出版的热播美剧《纸牌屋》的原著小说近日上市。昨天,该书译者何雨珈接受京华时报专访时表示,美剧《纸牌屋》与原著小说没有可比性,“美剧仅保留了原文的框架,小说文字风格要冷峻得多。”

 质疑:读者试读后质疑翻译生

2月20日,在《纸牌屋》原著小说中文版正式上市前,有位读者看过试读章节的文字后写了一篇《翻译这么糟糕,译者你知道吗?》的帖子引来不少网友围观。这位读者举例称,比如第一章中查尔斯·科林格里奇对酒保说的“你自己再来一杯,我请,好兄弟”这句话,译者就翻译得过于直白,像是用google翻译的。

这位网名为“知其白”的读者认为,这句话联系上下文翻译成“哥们,也给自己来一杯吧”更为贴切。他说:“整体翻译完全丧失了英文版冷峻的风格。原版常用语句、独个单词简短而有力的音韵,英式的词句无限的扩展力以及冷入骨的讽刺意味。仿若莎士比亚的诗句充满魅力,使人深陷其中,刺痛却又成瘾。”

随后,该读者还举了试读文中的例子,认为译者翻译得生涩拗口、词语选用得不恰当,比如“目光远大是从政者之大幸。当然,远大的目光只能算是敲门砖一枚。然而其作用非常之大,用途非常之广。你难道不这样认为?如果天气晴朗,很多政客的目光所及,能达到——嗯,我认识的一些人,甚至能看到巴特西去呢!”

回应:保持原貌给读者想象空间

青年译者何雨珈在接受京华时报记者专访时表示,她看过这位读者的评论,为此还特意写了一篇长文作为回应,“这位读者说的话相对理性,但是仅仅凭第一章的试读就作了一些主观臆测,我心里也觉得委屈。”

何雨珈认为,这位读者翻译的“哥们,也给自己来一杯吧”看起来更通顺一些,她一开始翻译的也与之类似,“实际上,如果联系全文、联系上一句话,人物说话的重点在‘youyourself’上,同时对于兄弟这个称谓,作者用语很正式,并非口语化。”

对于读者提出的第二个问题,何雨珈称原文的讽刺和隐含语气很强烈,她的初衷是为读者传达这种感觉。“我原来是很讨厌翻译腔的,但是道布斯的文字有自己的特点,我要把原有的意思说清楚会加入很多的文字。最后决定,还是直译吧,留给读者自己去想。”

据何雨珈透露,其实在翻译的过程中她主要是根据十几年前的原著,但是英国版权方经常作出调整,有不少是道布斯本人要求更改的。比如小说第一页的那篇长文“世上没有永恒不变的事物”,道布斯就作了很多添加修改,这种修改在小说中也随处可见。何雨珈的整个翻译过程,也是随着英国版权方传递过来的原始文件进行的。

译者专访:翻译中最大的困难?

不算老套的译体来传达精髓

《纸牌屋》原著小说的译者何雨珈,此前曾翻译过《再会,老北京》《那些拯救我们的人》等欧美著作。2013年的夏天,《再会,老北京》的作者迈克尔·麦尔教授来到北京单向街书店进行了一场读者沙龙,担任翻译的何雨珈给儒意欣欣文化公司的编辑潘江详留下很好的印象。

潘江详之后问何雨珈有没有兴趣翻译美剧《纸牌屋》的原著小说,当时何雨珈对这部美剧也十分着迷,“我听到是这本书很高兴,没有犹豫就答应了。《纸牌屋》是我喜欢的美剧,而斯派西的演技让我着迷,没有比这更好的翻译工作了。”

不过,看到迈克尔·道布斯的英文原著小说后,何雨珈却犯起了难。她说:“看完这本书之后,发现跟美剧的风格完全不一样。这里面涉及到很多知识,包括政治经济的、社会背景的都不是最苦最难的,这些知识都可以去查证、积累。”

Copyright ©1997 -2012 深圳市好博译翻译有限公司    备案号:粤ICP102236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