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繁體中文English
齐皎瀚:翻译就是重现原作之美

  齐皎瀚(Jonathan Chaves),1971年毕业于哥伦比亚大学中国文学系,获博士学位,现为美国乔治·华盛顿大学中国语言与文学教授,美国当代著名汉学家、翻译家,曾任美国乔治·华盛顿大学东亚语言文学系主任。齐皎瀚擅长中国古代及近代文学史,曾将数部中国古代文学经典译成英语,其著作有《云门曲》(Cloud Gate Song: The Verse of Tang Poet Zhang Ji )、《一石一天下:黄山和中国游记》(Every Rock a Universe: The Yellow Mountains and Chinese Travel Writing)等。

  齐皎瀚教授自幼喜爱中国古诗词,直到今天,在从事翻译和文学创作工作中,他依然坚持每天查字典、学习中国古文。在他的翻译作品的推动下,很多不为中国人所知的古诗词也被带入了西方英语世界,其翻译作品的独特魅力得以彰显。近期,本报记者在美国乔治·华盛顿大学东亚研究中心采访了齐皎瀚教授,就中国文化和古文翻译等诸多问题展开了探讨。

  “活到老学到老,还有三分学不到”

  《中国社会科学报》:您是如何走上汉学研究的道路的?

  齐皎瀚:我在十四五岁青少年时期就开始在图书馆阅读翻译成英文的中国古代诗词,最先接触的是唐宋诗人的诗词。虽然他们是古代诗人,而我当时身处20世纪的美国,但却感到他们是我的知音。我最先接触到的翻译作品来自英国人阿瑟·戴维·韦利(Arthur David Waley),他的作品是我学习和创作的灵感来源。韦利是一位伟大的翻译家,被称为“没有到过中国的中国通”,他翻译了包括《西游记》、《道德经》在内的多部中国古典名著。

  大学本科阶段,我开始系统学习中文、阅读原版的中国诗歌;后来,我在哥伦比亚大学中国文学系完成了我的硕士和博士学位,走上了专业道路。我的博士论文写的是北宋诗人梅尧臣,他与欧阳修都曾是诗文革新运动的推动者,对宋代诗歌的发展产生了巨大影响。从1970年开始教书算起,直到现在,我生活中大部分时间基本上都在查字典中度过,因为我始终坚信“活到老学到老,还有三分学不到”的道理。

  《中国社会科学报》:您曾在纽约华美协进社(China Institute)的中国美术馆举办过一次著名的中国诗画展,能谈谈您当时举办诗画展的初衷是什么吗?对您的汉学研究又有何影响?

  齐皎瀚:中国不仅有优美的诗歌,中国的国画和书法也是美的化身,而这三者结合起来更是代表了中国文化的精华。华美协进社1926年由纽约哥伦比亚大学著名教育学家约翰·杜威和中国知名学者胡适共同创建,它的创立就是旨在通过各项教育与宣传活动介绍中国文化,增进中美两国人民的相互了解。其下属的中国美术馆,是美国唯一专门介绍中国艺术的美术馆,自1966年成立以来不断举办各种有关中国文化和艺术的展览,成为纽约和世界上爱好中国艺术人士的学习中心。2000年,我被邀请在中国美术馆举办一个中国诗画展,而我希望通过这次展览,来展示中国诗歌之美与国画之美间的重要联系。当时展出的主题作品共计36幅,共同展现了中国古典艺术作品穿越时空的美,这些作品也收录在我的《中国诗画家》(The Chinese Painter as Poet)一书中。当时展出的作品中,年代最久远的要数12世纪宋朝画家米友仁的作品,距离我们年代最近的是著名漫画家丁聪的作品,此外还有明代画家沈周、现代国画家傅抱石等人的作品,都给人们留下了深刻印象,也为我研究汉学提供了宝贵资料。

Copyright ©1997 -2012 深圳市好博译翻译有限公司    备案号:粤ICP102236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