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繁體中文English
专访作家、翻译家狄力木拉提•泰来提:“互译工程激活了新疆原创文学”

    亚心网讯(记者 邢靓)对新疆作家协会副秘书长、新疆作家协会文学翻译家分会常务副主席、作家、翻译家狄力木拉提·泰来提来说,民汉互译工程是一份沉甸甸的担子,更是沉甸甸的果实。因为在“新疆民族文学原创和民汉互译作品工程”领导小组办公室、自治区党委宣传部、自治区文联、自治区新闻出版局的统一安排、部署下,从2011年10月起,新疆人民出版社、新疆青少年出版社、新疆美术摄影出版社和电子音像出版社等各出版社负责工程内图书的出版发行工作,而新疆作家协会则担任组稿、审读、翻译、编撰的任务。

    新疆作家协会文学翻译家分会在工程中担当重任,狄力木拉提说,作协工作人员一共12人,每个人身上都压满了工作,然而,民汉互译工程这几年来所取得的巨大成就,足以令每个人备受鼓舞。

    民汉互译工程已在过去的3年中一共出版了173部作品,其中73部翻译作品,100部原创作品,一些汉文名作首次被翻译成维吾尔文,比如莫言的《红高粱》、陈忠实的《白鹿原》、迟子建的《额尔古纳河右岸》、张贤亮的《绿化树》、董立勃的《白豆》、李娟的《我的阿勒泰》等,都是当代作家脍炙人口的作品。一些优秀的少数民族文学也首次被翻译成汉文,比如是维吾尔族著名作家穆罕默德·巴格拉希的小说集《旷野》,维吾尔族画家哈孜·艾买提的自传《不朽的生命画卷》等。今年的第四批作品目前正在选拔和筹备中。

    民汉互译工程具体如何操作,对我们的生活有什么意义?就这些问题,狄力木拉提·泰来提一一作出了解答。

    记者:为什么会进行“新疆民族文学原创和民汉互译作品工程”?

     狄力木拉提:这项工程的产生有深层的社会背景。在生活中,各民族之间,人与人之间的沟通由于语言而产生障碍。以前,关于消除障碍的工作,我们的确做得不是很好,因为对文学的理解和认识不够到位。后来我们认识到,中国这么大,这么多人口,很多人只能从地理概念上来理解,有几个人真正懂得这些民族的历史文化?知道他们有什么心声?56个民族之间如何沟通?

    新疆作家里,99.9%都是用母语创作的,也就是说,他们的作品只在自己的群体内阅读,始终是内循环,没有跟外界交流沟通,导致外界了解新疆的人不多。而各个少数民族之间的沟通也非常有限,于是产生了一些社会现象,久而久之,会转化成矛盾,矛盾上升后,会产生隔阂。

    在这种情况下,自治区党委、政府在2010年,新疆著名诗人铁依甫江·艾力尤夫诞辰80周年活动上,提出文化大发展。如何发展?首先是加强沟通,于是就提出了民汉互译工程,鼓励少数民族作家创作,鼓励不同民族之间交流,通过文学作品解读人们的内心世界。

    记者:今年已是民汉互译工程第四年,和往年相比,今年有什么不一样的特点?

    狄力木拉提:从形式上来说,一开始基本是汉译民、民译汉这两个方向,有汉语和维吾尔语的互译,有个别的汉语和哈萨克语互译,但现在,特别是在正在翻译的第四批作品里,我们会把汉文作品翻译成维吾尔文,翻译成哈萨克文,翻译成柯尔克孜文,翻译成蒙古文,汉译民有这四种,民译汉同样也有这四种。

    此外,我们还安排了维吾尔语和哈萨克语互译、维吾尔语和蒙古语互译等少数民族语言互译的工作。我们也在考虑把藏族作家的作品翻译成其他少数民族语言,比如阿来的《格萨尔王》。

    将来我们还在考虑把少数民族的一些好作品直接翻译成英文、法文等。我们现在已经掌握了一些翻译家资源。我们完全可以通过这种方式,把当代新疆作家的作品推向全世界,通过作品说话,说作家自己的内心,说民族的文化和历史、现在和理想。   记者:民汉互译工程旨在扶持新疆文学,那么具体是如何扶持的?

    狄力木拉提:工程的1000万拨款中,一半用于扶持原创,一半用于扶持翻译,当中包括很多项目的费用,比如组织翻译的翻译费用,审读专家的审读费用,出版社出版印刷的费用,分到各个环节。

    扶持作家,不光给作家出书,还对作家进行培训,对作品进行奖励。新疆作协从去年开始推出签约制,和内地不一样,我们不限人数,汉族作家只要能在疆内或内地的省级刊物上发表作品,我们就按照每千字100元的标准奖励,比如一部作品10万字,我们给一万元补贴。少数民族作家只要在公开发行的文学刊物上发表作品 (新疆各地州基本上都有公开发行的文学刊物,维吾尔文有18种,哈萨克文大约有七八种,柯尔克孜文有两种)也是按这个标准奖励,去年我们签约了30位少数民族作家,给更多作家提供平台,对作家是一种激励。

      记者:具体操作而言,作协如何甄选翻译家、作家和作品?

     狄力木拉提:我们从每年发表的文学作品中,通过网络、作协、读者、文学评论家和出版社推荐来筛选待翻译的作品,做出几十部作品入围的初选,然后上报自治区党委宣传部,由他们组织专家进行筛选。

    原创作品的选取过程不太一样,我们鼓励所有作家上报作协,然后通过电视、手机、网络发出通知,现在疆内所有作家都知道互译工程。

    记者:这项工程中所出版的书,读者可以看到吗?

     狄力木拉提:可以,大部分书被免费赠送给基层,比如农牧区的书屋、学校图书馆等。也有一小部分在新华书店里出售,供城市里有兴趣的读者阅读。

    记者:今年已是第四年了,您认为这项工程最大的意义是什么?

    狄力木拉提:文学是一个巨大的交流平台,这个工程不是简单地通过互译来让不同群体读到某部作品,它更广泛的意义在于通过文学作品的互读来促成民族之间的心灵沟通,这种沟通方式,除了文学之外,没有其他。达成交流,是这项工程最大的意义。

    而工程的成果也令我们十分满意,由于政府扶持,奖金刺激,现在,疆内作家变得非常踊跃——远在伊犁、阿勒泰的乡镇,都有写长篇小说的,写诗的,报上来我们一看,真有好东西。互译工程的刺激面太广了,很多作品都是我们意想不到的,好几个60多岁的老太太写长篇小说;伊犁察布查尔县挤牛奶的家庭妇女给我们寄来了她写的诗集,写得非常好;和田的作者,来自我们名字都没听过的小村庄,写的作品一鸣惊人。

    所以说,互译工程一下子把新疆的原创作者激活了,形成了全国其他任何省市都没有的声势,这是非常大的效应,这个效应,我们现在下定论还为时过早,我想,只要这项工程持续下去的话,五年十年之后,新疆文学会了不得。

Copyright ©1997 -2012 深圳市好博译翻译有限公司    备案号:粤ICP102236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