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繁體中文English
中国电影逐步亮相柏林电影节语言、翻译仍是理解华语电影的主要障碍

对华语地区来说,柏林电影节一直是欧洲三大电影节中较冷门的,但是今年的第64届柏林国际电影节着实吸引了不少华语地区观众的眼球:不仅有中国香港著名影星梁朝伟加盟主竞赛单元评委会,今年参展的中国影片数量跟往年相比也是相当多的,是华语片十分热闹的一年。

据柏林电影节官方公布的参展影片数据显示,今年总共有12部中国电影前来参展,其中大陆6部,香港2部,台湾4部,而主竞赛单元,也就是最终有资格争夺金熊奖的三部华语电影全部来自中国大陆,分别是刁亦男的《白日焰火》、娄烨的《推拿》、宁浩的《无人区》;全景单元有香港导演林超贤的《魔警》和陈果的《那夜凌晨,我坐上了旺角开往大埔的红van》、台湾导演蔡明亮的《西游》、卓立的《白米炸弹客》、长居台湾的缅甸华裔导演赵德胤的《******************》以及大陆90后导演周豪的《夜》6部华语片;青年论坛单元则有大陆导演赵大勇的《鬼日子》;新生代单元有大陆导演曹保平的《狗13》;美食单元则有台湾导演陈玉勋的《总铺师》。此外,还有一部台湾电影企划案《新郎新郎》前来柏林电影节洽谈投资事宜。

近几年,威尼斯和戛纳电影节都很少邀请中国电影参与竞赛,而此次柏林电影节主竞赛单元一下子入围了三部中国电影,柏林电影节主席克斯里克对此表示,中国电影向来是柏林电影节关注的。到目前为止,入围的中国电影虽然都是一些小成本电影,但都制作精良。三部入围主竞赛单元的中国片,每一部都是不一样的故事,拍摄方式也不一样。克斯里克说,这些入围的中国影片使柏林电影节更完美。

其实,除了《白鹿原》获得第62届最佳摄影银熊奖之外,华语片已经经历了数年“没份争金熊”的窘境,今年一口气入围三部主竞赛影片,算是一扫“国内响国外闷”的阴霾。不过想要在今年大片林立的入围作品中突围也很不容易,华语影片除了要直面自家人的激烈竞争,还要与国外大导名导厮杀。法国大导演阿伦·雷乃的作品《雷利的生活》、二次角逐金熊奖的秘鲁女导演克劳迪雅·洛萨执导的新片《在高处》以及日本导演山田洋次的《小小的家》,此外韦斯·安德森的《布达佩斯大饭店》与理查德·林克莱特《少年时代》等都在入围名单内,实力都不可小觑。

柏林电影节已经开幕三天了,已经陆续有中国电影在影院公映,不过都是非主竞赛单元的参展影片。主竞赛单元的三部中国电影都要到柏林电影节后半程才陆续上映,现场观众反馈如何、能否最终摘得金熊奖还有待观察。不过就记者目前已经看过的两部参展华语片:《鬼日子》与《那夜凌晨,我坐上了旺角开往大埔的红van》,记者发现了不少影响影片理解以及值得后续讨论的问题。

其中最大的一个问题是翻译。不得不说,一部英语片在电影节上会有更大的吸引力,影片理解的问题也不会显得那么困难,而华语片就不得不面对字幕翻译的问题。就目前记者现场采访观众的情况反馈,观影中的非华语母语者,通过英文字幕就可能会产生理解偏差。比如《鬼日子》中的女主角小名叫石榴,字幕翻译用的Pomegranate一词,而这里直接用拼音Shi Liu更容易让人理解这是一个人名,而使用一个这么长的单词来表示一个人名,不仅延长观众阅读字幕的时间,也同时会让观众分散精力,错失部分电影画面。但凡有通过字幕看过电影的观众都会知道,说话人如果本身语速很快,字幕转瞬即逝,而字幕太长容易导致观众看不完,电影画面也错过,只会加剧观众对影片的理解困难。

此外,以网络小说为蓝本的《那夜凌晨,我坐上了旺角开往大埔的红van》对没有看过该小说的记者来说都不太容易理解,更不用提现场的不少当地观众。观影之后,不少人都表示看得很困惑,不是很理解。而《鬼日子》当中展现的乡镇计生队强制怀孕中的妇女堕胎一事并不能反映当下中国社会的普遍现状,容易造成西方观众对中国更深的误解和偏见。

Copyright ©1997 -2012 深圳市好博译翻译有限公司    备案号:粤ICP102236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