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繁體中文English
日本海归回国 既当翻译又当搬运还被欠薪

从日本回国后  他选择到重庆做物流
 
    王亮今年29岁,是浙江杭州人。2006年时,还在浙江读大学的王亮,萌发生了去日本留学的想法,在征得家人同意后,当年他到了日本琦玉县留学。大学毕业后,他又在日本物流企业呆了三年。
 
    在日本呆了七年后,他于去年回国。回到浙江后,他发现浙江从日本留学回国的很多,他决定另僻蹊径。正好这个时候,在重庆的表姐沈某知道他回国了,告诉他重庆正处于大发展时期,劝他来重庆发展。
 
    于是他主动“孔雀西南飞”,去年过完春节,王亮就到了重庆。到重庆后,表姐又忙碌着给王亮找工作,王亮认为,自己会说日语,又在日本的物流企业上过班,有过丰富的经验,应该很好找工作。可是表姐陪同他找了好几个工作,王亮都不满意。王亮认为,国内的物流企业,无论是薪资待遇、工作环境、规章制度等,都与日本企业有较大的差距。
 
    今年2月底,王亮有些郁闷地回到杭州。刚回杭州过了两周,王亮突然接到北京某公司徐总的电话,徐总称需要一名日语翻译,工作地点在重庆。
 
    王亮问清福利待遇后,觉得很满意,于是立即又赶回重庆。今年3月20日下午,王亮与徐总见面。徐总称,自己也是浙江人,也在日本呆过,公司正在为重庆一家大型超市做物流工作,希望王亮能够加盟。
      
    上班了一个月 老板都未找他签合同
 
    今年3月25日,王亮按照徐总的要求,赶到位于沙坪坝区西永物流园的该超市物流中心,开始国内工作第一天。按照徐总的要求,王亮的职务是经理助理兼日文翻译,工作时间从早上8点至下午17点半,中午有一个小时午饭加午休时间,每月休息六天,节假日照常上班。另王亮没料到的是,徐总还提出一个要求,遇到公司业务量大时,王亮还要进入仓库当搬运工,分拣货物。王亮考虑到徐总态度诚恳,于是答应了。
 
    工作两三天后,王亮心里一直有个疑问没有解开,那就是徐总一直没提要跟自己签订劳动合同。王亮终于忍不住了,找到徐总询问。徐总总是没有正面回答过,只是让他好好工作就是了。
 
    第一个月工作下来,王亮虽然领到了工资,可是他发现加班补贴不够。王亮天真地认为,可能是徐总太忙了,忽略了这些事情。
 
    工作辛苦  又当翻译又当搬运工
 
    今年夏天,重庆特别炎热,仓库里的温度都在40度以上。超市一忙,物流中心就得跟着忙,王亮和其他同事一起,在仓库里面搬货、分拣。
 
    “在日本时,我都是是做翻译,基本上都是在办公室里。”王亮26日告诉记者,最开始的时候很不习惯,不过徐总有时候还会来安慰大家,给大家带来些矿泉水。加上自己想到,再怎么累,也是给中国人打工,王亮说,疲劳就会减少许多。自己咬咬牙齿,擦擦汗水,又继续上班。
 
    今年8月一天,室外气温高达40度,王亮连续两个小时在仓库里忙碌后中暑晕倒,被紧急送到医院治疗。当天晚上,徐总打来电话鼓励他称,“好好干,坚持到底,你会成功的!”徐总还讲了几个浙江人艰苦创业的例子,有马云、宗庆后、鲁冠球。
 
    “我记得他最喜欢说,要学习浙江商人四千精神,吃尽千辛万苦、说尽千言万语、翻越千山万水、想尽千方百计。”王亮称。
 
    家中有难  他提出辞职回杭州
 
    今年7月底,王亮母亲来了电话,王亮的父亲突发脑溢血,在重症监护室里。在接到母亲电话后,王亮立即向徐总请假。徐总一口答应,赶回杭州后,王亮白天到医院照顾父亲,晚上还要挤出时间完成公司交给 的翻译任务,疲惫不堪。而在期间,母亲也因为过度劳累病倒了。家里必须需要他撑起来。
 
    去年8月31日,王亮决定辞职离开,回到杭州。而在辞职后,王亮找当律师的朋友咨询,发现公司有部分加班费没有支付,于是他找到徐总,要求支付加班费。徐总认为,不存在拖欠加班费的情况。
 
    老板:尽到了责任和义务
 
    双方协商无果后,王亮向沙坪坝区劳动仲裁委员会提出劳动仲裁。要求按照《按劳动合同法》的约定,支付双倍加班工资和还有各种补贴共计两万多元。
 
    26日上午9点,王亮和表姐沈某来到仲裁委员会外面,王亮穿着一件咖啡色的皮夹克,头发显得有些零乱,神情也有些疲惫。“最开始的时候,我觉得他还是对我不错!”王亮说,虽然有时候走法律程序,有些不是滋味,不过自己只是想讨回自己的权利。
 
    他反复问记者,“你觉得我错没有?我以前在日本打工,觉得低人一等。现在回到国内,给中国人打工,怎么还是受欺负?”9点半左右,西装革履的徐总和法律顾问一起出现在大厅里,王亮主动给他打了个招呼,徐总边走边看了他一眼,然后与法律顾问匆匆上楼。
 
    在提起自己的请求后,仲裁员问徐总一方,是否需要“答辩期”?法律顾问表示需要,仲裁员宣布下周再开庭。当徐总走到楼下大厅,准备离去时,王亮和沈某上前将他拦住讨个说法,双方说得面红耳赤。
 
    王亮质问“你凭什么不把欠的费用给我?”
 
    “我是做企业的,你在我这里工作,你说我对你的关心还少吗?”徐总也喊冤枉,连称根本没有想到王亮会告自己 。他称,“我对你的责任和义务已经尽到了,不欠你什么。”徐总操着浙江味的普通话说着,“你们既然已经走法律程序了,那我也只有奉陪了。”双方最后不欢而散。
 
    王亮告诉记者,自己目前已请人在家照顾父母。这是自己回国的首份工作,一定会想尽办法,用法律捍卫自己的权利。

Copyright ©1997 -2012 深圳市好博译翻译有限公司    备案号:粤ICP102236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