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繁體中文English
世纪文景版《魔戒》新书发布- 奇幻史诗迈入文学翻译时代

《魔戒》翻译

  遭遇三大磨难

  世纪文景版《魔戒》由台湾著名翻译家邓嘉宛任主要译者。从事文学翻译工作已有二十年的她译有《魔戒》、《精灵宝钻》、《胡林的子女》、《饥饿游戏》、《暮光之城》等四十余种作品。在发布会上邓嘉宛讲述了翻译《魔戒》时遇到的前所未有的困难。

  “翻译一本原文书,我会先想它类似哪种中国小说,翻译时匹配相应的风格。比如译《暮光之城》,类似琼瑶小说,译《饥饿游戏》,采用武侠小说的风格。可是,在翻译托尔金作品的过程中,无论古典还是现代,都找不出任何一个中文小说作为范本与之匹配。”

  另一大困难是《魔戒》中的特殊语言。在托尔金这位天才的语言学家笔下,精灵、矮人和其他各种族的语言,不仅有各自的语法,庞大的词汇量,也具有浓厚的欧洲古典背景,译名背后有许多特殊内涵。因为世纪文景在做整套托尔金作品,不是单独的《魔戒》或者《霍比特人》,因此必须建立完整的译名系统。

  “我们给所有名词编了索引,已经有两千多条,解释为什么这么翻译,或者这个词原来是什么意思。这是之前从未有人做过的,连托尔金自己都没有做完。”邓嘉宛介绍。在文景版《魔戒》中,已收录了大量注释来帮助读者理解。

  托尔金写《魔戒》十二年,之后修改四年。“我翻译到有些时候,内心会受不了,特别是碰到有些不清楚的地方,就特别希望托尔金还在世,这样我可以亲自去问他。”邓嘉宛说。文景版《魔戒》除邓嘉宛翻译全文正文外,还有她的另两位好友助阵。杜蕴慈翻译诗歌,石中歌则翻译附录,并负责全文尤其是译名的校订工作。三人的合作就好像护戒同盟,各司其职,通力合作。“诗歌的翻译是我不擅长的,所以我特别推荐了杜蕴慈。繁琐的译名系统让我抓狂,石中歌为此特别设计了一套软件来做校订,解决了大问题。”邓嘉宛说。

  止庵:

  这个译本,终于可读了!

  著名读书人止庵在发布会上透露自己一直是一个偷偷的戒迷,多年来读过很多遍《魔戒》。他指出像《魔戒》这样的经典往往存在危险性。“《魔戒》是一本不朽的文学名著,但因为它特别有名,又有电影《指环王》,在全世界拥有广大的读者,人们往往觉得它就是一个流行的作品,但这样的书我们常常可能会忽略它的文学性,忽略它的经典价值。”止庵认为托尔金的《魔戒》在建构性和创造力的想象力方面达到了极致,无人能企及。“《魔戒》用了很多古代的素材,但是整体上讲,这是一个人的精神漫游。我觉得在复杂性上,恐怕还没有人能够超过托尔金。”

  电影《指环王》家喻户晓,但止庵认为看了电影的人应该再读原著《魔戒》。“电影呈现出来的东西,实际上告诉了我们一个终极性,我们看到的东西就是那样。但读者的想象力应该是无边无际的,阅读的过程是焕发我们想象力和精神漫游的过程。”

  在比较《魔戒》中文版的几个版本时,止庵毫不客气地说:“中文简体字本一共出了三回,现在这个译本,终于可读了!我希望读的译本是译者自己退到原来的作者之后,我不喜欢译者挡在我和作者之间。”

  史航:

  《魔戒》是世界上最伟大的涂鸦

  编剧史航分享自己读《魔戒》时会在书中贴很多小条,“像路标一样,不知道前面会发生什么。”史航更愿意认为“《魔戒》是托尔金为了给自己创造的精灵语言找一个背景,让他们有机会说出有意思的话,所以需要让人物遇到爱人或者仇人。这是一个语言学家非常独特的想法。”他评价《魔戒》是世界上最伟大的涂鸦。“这个涂鸦就像安妮·弗兰克的日记一样,代表了一种"生活在别处"的意味。所以托尔金能够构建那么完整的世界。我看这本书随时能感受到新的召唤,感受到一定有很多东西在等着我们。”

  史航还特别与译者邓嘉宛探讨了两个译名《指环王》和《魔戒》的不同。“《指环王》其实这个"王"字就是心魔;而称为《魔戒》就是要让人和心魔保持距离,这是两个立场的问题,是投入魔的怀抱还是就做自己。”史航说。

Copyright ©1997 -2012 深圳市好博译翻译有限公司    备案号:粤ICP102236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