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繁體中文English
英语考试改革,你适应吗

围观高考改革

  北京21日公布的高考改革方案明确下调中高考英语科目分值,并逐步向一年两次社会化考试过渡。2016年起英语由150分减为100分,语文则由150分升为180分。方案一出,便有人认为这不但给学生减负,更是“强化母语”“增强国学”的应有之举。

  早该给英语降降火

  北京拟在2016年高考中降低英语权重,可谓大快人心。

  中国人学习英语,始于鸦片战争。中国在坚船利炮面前,发现西方先进的科学技术,提出要“师夷长技以制夷”,英语便是必需的敲门砖。左宗棠上奏,同治皇帝准奏,中国人便开始学“鸡肠文”,延续至今。英语兴,多少出于现实需要,弱者向强者学习,必然要屈尊纡贵,而当风水轮流转,失去的自信回来了,重新审视英语,就是必然的事,当然也是一件好事。

  从效益角度看,英语学习也不符合最佳投入产出比。试想,在“英语从娃娃抓起”、“全民学英语”的背景下,一位学生从幼儿园左右开始到大学、研究生毕业,将近20年时间,要在英语上花多少时间,而得到的又有多少?上海外国语大学曾经有一个研究表明,在所有学英语或其他外语的人中,真正能学会一门外语并能用外语流利表达、无障碍“跨文化交流”的,最多不超过5%。这说明,95%的人学英语是“瞎子点灯—白费蜡”,顶多也就是和朋友告别时,来句“BYE-BYE”罢了。

  中国要走向世界,融入国际大家庭,而英语作为最重要的世界性语言,固然需要学习,要有专门人才做翻译、交流工作,但是未必需要全民学习,花大量的时间学习。耕别人的“田”不仅浪费时间,也荒废了自己的“自留地”,让汉语立于“危机”境地。

  该降火的是“哑巴英语”

  此方案一出,便有人认为这不但给学生减负,更是“强化母语”“增强国学”的应有之举。甚至有声音认为,降低高考英语比重甚至取消高考英语,可以还母语一个“公道”。但是,这个把学英语和学母语对立起来的观点实在奇葩。我国古典文学研究家、语言学家陈寅恪精通十多国语言。由此看出,英语和汉语显然不是非此则彼的关系,说学习外语影响母语承继也未免牵强。另外,如果说英语降分是减负,那语文分数提高不也增加了学生负担?从此角度来谈减负,像个笑话。

  英语是开阔眼界的钥匙,可打开不同文化大门。尤其是在欠发达省份,接触外国文化的机会本来就少,在求学阶段学英语是吸收多元文化的最好机会。如果进一步弱化英语、甚至取消英语,将会把地区经济差异转化为教育的差异。富人家的孩子可以“自己私底下学、到国外学”,穷人家的孩子就直接不用学了,如此下去,英语终究会变成教育的一种特权。

  更重要的是,英语在日常生活中的重要性丝毫没有减弱。当我们经济水平越来越好,出境游越来越频繁,使用国外电子产品,接触国外电影、电视越来越多的时候,我们的英语对话能力到达可以与外国人讨论问题、交流想法的水平了吗?我们的英语水平与国际接轨了没?还是依然停留在做完形填空的阶段?尤其是从交流、沟通的方面来讲,中国学生的英语应用能力提升的空间还很大。我们要改变的不是英语的重要性,而是要反思英语的教学模式,改变应试教育的模式。从重视口语、听力能力开始,把英语切切实实地变成能用、好用的工具。

Copyright ©1997 -2012 深圳市好博译翻译有限公司    备案号:粤ICP102236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