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繁體中文English
翻译家葛浩文:为20多年前“发现”莫言自豪

昨日上午,美国著名汉学家、莫言作品的翻译者葛浩文应邀参加了由沈阳师范大学承办的“中华文化对外传播学术研讨会”。在会议进行的间隙,北国网、辽沈晚报记者对葛浩文进行了专访。

74岁的葛浩文身材魁梧、精神矍铄,一口流利的中文听不出有“洋味”,倒是有些许的“东北味”。

比同时代作家

莫言更富“历史感”

多数中国读者是通过莫言了解葛浩文的,西方读者则通过葛浩文了解莫言。莫言荣获诺贝尔文学奖,作品的翻译者葛浩文功不可没。那么。葛浩文对莫言的作品究竟有何见地?他最喜欢莫言的哪部小说?对莫言本人又有着怎样的看法呢?当记者迫不及待的提出一连串问题后,葛浩文一一进行了回答。

葛浩文看来,比起同时代作家,莫言更富“历史感”。他认为莫言无论写哪个时期的题材,拿捏历史的角度都能够做到得心应手,总是尽力去探求汉语表达的极致,并且擅于调动各种感观。

葛浩文接触到莫言的第一部作品是《天堂蒜薹之歌》。“那是1988年,一位香港朋友推荐我看莫言的《天堂蒜薹之歌》,我很喜欢,也很惊讶莫言能有这种热情来写小说,书中描绘的爱与恨非常打动人,于是便有了要翻译的打算。当时莫言远没有现在有名,而我也只是个中华文化的爱好者,想做些自己喜欢并擅长的事。现在想起这些往事,我会觉得有点小自豪,并非为我的翻译而自豪,而是为我在20多年前就发现了莫言这样的作家而自豪。”“后来,我又读到了《红高粱》,很是激动,没看几页就已经‘坐不住’了,感觉这才是我想要翻译的东西。我马上跟莫言说,《天堂蒜薹之歌》是很了不起,但是我觉得做为他第一本与英语读者见面的作品,《红高粱》会更适合,所以我先翻译了《红高粱》。此书后来出版还有一插曲,我将《红高粱》译出八章,投给纽约一家出版社,对方同意出版。我的好友,华裔作家谭恩美听说后,请自己的经纪人出面与出版社周旋,最后将版税提高到原来的四倍。到2008年为止,《红高粱家族》至少发行了二万册。继《红高粱》之后,我又翻译了《天堂蒜薹之歌》、《酒国》、《丰乳肥臀》和《生死疲劳》等。迄今为止,我已将莫言的十多部作品介绍给了西方读者。”

说到最属意莫言的哪部作品时,葛浩文有些犯难,他表示:“我真心喜欢莫言的所有小说,翻译得再多都感觉乐此不疲。我喜欢他们的原因有很多方面,比如《酒国》是我读过的中国小说中,在创作手法上最有想象力、最为丰富的作品;而《生死疲劳》则堪称一部意蕴悠远的长篇寓言;极富音乐之美的《檀香刑》,令人回味无穷。当然这都是被大众所熟知的作品,如果有机会,我会尝试去翻译一些此前未能触及的、莫言早期作品。”

莫言少时辍学

今日成就不可思议

谈及与莫言之间的交往,葛浩文表示,二人通过翻译结为至交,我们经常坦率地就作品交换意见,对错误也不避讳。

莫言在美国某大学演讲时曾说:“葛浩文教授写给我的信大概有一百多封,他打给我的电话更是不计其数,我们之间如此频繁地联系,为了一个目的,那就是把我的小说尽可能完美地译成英文。教授经常为了一个字,为了我在小说中写到的他不熟悉的一件东西与我反复磋商,我为了向他说明,不得不用我拙劣的技术为他画图解意。由此可见,葛浩文教授不但是一个才华横溢的翻译家,而且还是一个作风严谨的人,能与这样的人合作,是我的幸运。”

在采访中,葛浩文回忆:“莫言的作品销路不错,翻译了他几部小说后,我们便在北京见了面,后来又一起去了很多国家推荐莫言的新书。记得有一次,我们在美国科罗拉多州推荐《酒国》时,我发现几天之内,莫言几乎把客房书架上所有的中国小说都看了个遍。当时,我和美国的出版商都对这个少年时期就辍学,却写出大量美妙小说的作家感到不可思议。”

在葛浩文看来,莫言是一位谦和的人。葛浩文告诉记者:“莫言经常夸奖他作品的译者,正如译者时常夸奖他的著作一样。他对我的翻译水准充分信任,总是很放心地把自己的作品交给我,并且对我说:‘那已经不是我的小说了,是你的。’”

据悉,莫言在哥伦比亚大学演讲时,曾经这样评价葛浩文的翻译:“我作品的翻译者葛浩文教授,如果没有他杰出的工作,我的小说也可能由别人翻成英文在美国出版,但绝对没有今天这样完美的译本。许多既精通英语又精通汉语的朋友对我说,葛浩文教授的翻译与我的原著是一种旗鼓相当的搭配,但我更愿意相信,他的译本为我的原著增添了光彩。”

Copyright ©1997 -2012 深圳市好博译翻译有限公司    备案号:粤ICP102236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