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繁體中文English
李继宏称国内翻译作品99%是过期伪劣产品

      《经典何以需要新译》是李继宏在本届上海书展上,为其新译《瓦尔登湖》一书所做的40分钟的演讲。凤凰网昨日在报道这段演讲时用了“天才翻译家李继宏携最新译著《瓦尔登湖》亮相上海书展”的标题。

 

        李继宏的演讲首先从自己幼年读不懂国内翻译的外国名著开始,称:“小时候,……也买过一些外国名著,比如《悲惨世界》、《孤星血泪》、《雾都孤儿》之类的, 但没有一本能读得进去。那时候我觉得很奇怪,因为读中国的书不会有这种情况,哪怕是《周易集解》,我也能轻易地看进去……从中学到大学,我读的书很 杂,……但对外国文学的了解几乎等于零。”

 

       随后,他开始谈自己如何走上翻译之路,更对如今“市面上流通的那些名著译本”作出批评,表示“很 快我就明白了问题所在,市面上流通的那些名著译本,翻译质量都是很成问题的,有些甚至可以用错漏百出、不堪入目来形容。说到这里,也许大家会有个疑问:真 的是李继宏说的这样吗?翻译这些名著的人,有些可是很著名的翻译家呀。”“比如说有本小说叫做《在路上》……你到亚马逊上看,平均评价只有三点七星,这个 评分系统的满分是五星,我翻译的《小王子》得到的结果是四点七星,将近满分,……有的读者比较客气,说‘翻译得不够好’有的不太客气,说‘翻译很烂’,还 有的非常不客气,说‘翻译得真像一坨屎’。”

 

        批完这些,李继红又开始批评老一代翻译家:“目前市面上流行的名著译本,大多数是在上个世纪八 十年代或以前翻译的,比如说徐迟翻译的《瓦尔登湖》在1949年就出版了,傅惟慈翻译的《月亮与六便士》,第一次出版是在1981年,吴劳翻译的《老人与 海》,上海图书馆收藏着1987年的版本。这些名著的出版日期决定了它们是过时的,是错漏百出的,是不符合这个时代需要的。”

 

      为了说明他的观点,李继红给这些老版本翻译挑了大量的错误:“比如说……主角……早餐吃了croissant,喝了cafe au lait。因为现在像上海、北京、广州这种大城市到处都是面包房和咖啡厅,所以我们很容易知道croissant是羊角面包或者说牛角面包,café au lait是欧蕾咖啡,……傅惟慈不知道croissant和café au lait是什么东西……他就翻译成‘月牙形小面包’和‘咖啡牛奶’”“但还有更搞笑的。……美国有一种蝉叫作周期蝉,它的寿命是十七年,幼虫孵化后会在地 下潜伏十七年,然后再钻出来变成在树上叫的蝉。这种蝉的英文名叫作seventeen-year locust,梭罗在《瓦尔登湖》……徐迟把第一次翻译成‘十六年蝗灾’,第二次翻译成‘十七年蝗灾’……我到今天也想不出来他是怎么做到的。但这也不是 最可笑的,比这个更可笑、更荒唐的还有很多。”

 

        之后李继宏又称:“说起来,在民国时期接受教育那批人,傅雷也好,钱钟书也好,陈寅恪也好, 用今天的标准来看,这些人的外文水平都很有限。傅雷自己多次说过他看不懂巴尔扎克的一些作品。说到陈寅恪,也是个比较热门的人,被神化得很厉害,据传他精 通十几门外语。他到底精通几门外语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他的英文水平很低……但陈寅恪啊、钱钟书啊、傅雷啊这些人,在以前已经算外语水平很高了。总而言之, 外国文学作品的难读,基本上都是翻译质量不及格造成的。”

 

       李继宏称:“说起来我也算少年得志,从中学开始在报刊发表作品,读大学发表过几篇 学术论文,我们专业最好的期刊《社会学研究》曾经特地表扬过我,把我当成这个专业的希望和明日之星,大学没毕业跟朋友合作在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出了一本 书,二十四岁做文学翻译,今年是三十三岁,已经出版二十几部作品,比傅雷还要多一些。所以你们看到,果麦在这几本书的腰封上写着‘年轻天才翻译家’。”

 

        为了说明“重译经典”的重要性,李继红表示:“经典之所以是经典,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这些作品超越了时代,随着历史的推进,人们会更全面、更深入地去认识它 们。比如说梵高的《星空》,这幅画非常著名,我在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见到过。……有些理论物理学家发现,这幅画原来跟物理学里面的湍流理论有很高的契合 度,一个19世纪的画家,预见到了20世纪物理学的重要进展,这是很伟大的。……梵高在124年前画了这幅画,我们到现在才能对它的杰出之处有基本的认识。”

 

      这一博文很快引起微博热议,有网友认为,翻译就是一门缺憾的艺术,以旧译本为参考的情况下去“新译”之后还要指责老译本的种种错误是 很不公平的。网友“小卡棉花糖”说:“99%都是过期的伪劣,从何而来的数据?不能因为一个天才翻译‘家’的出现而抹杀了老一辈译者呕心沥血的贡献,你李继宏毕 竟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才有今天的成就。”网友 Kyokushin-瑾风Kale说:“路金波做市场的本事确实是让人认可,但不代表这个版本卖的好就是翻译的问题。李继宏能说出那样的话,还好意思说自 己是翻译家?欺世盗名的井底之蛙罢了。搞已经有翻译的作品,那也能叫翻译?充其量是改写。”

Copyright ©1997 -2012 深圳市好博译翻译有限公司    备案号:粤ICP102236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