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繁體中文English
翻译公司粘贴到“谷歌”译标书 非洲客户称看不懂

        俗话说,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平时大伙涉及到自己不擅长的领域,总喜欢请教专业人士,少走弯路。

  可最近,从事法语翻译工作的张女士,偏偏遇上了自己圈内的头疼事儿。

  专门负责文化方面翻译的她,接了朋友的一个价值数亿的项目——负责该公司在非洲多哥的道路建设投标项目接洽。

  头一次接到那么大的项目,张女士很重视。但是她对道路修建等专业名词并不熟谙,于是想到委托专业翻译机构完成其中投标书技术部分的翻译工作。

  令她意想不到的是,整个翻译过程波折不断——

  其中最让人无法接受的,张女士付了4500元,但对方承诺专业人士翻译的内容中(共16000字),有近9000字“拷贝”谷歌机器翻译;在对方表达歉意并答应限时修改的情况下,最终给出的翻译标书比要求上交的时间晚了半小时。

  迫于无奈,张女士把自己和同事连夜修改的版本发给非洲方面。几天后,张女士得知朋友投标失败,“不靠谱”的翻译,给非洲方面留下了极差的印象。

  张女士找对方要说法,可对方以“没有签合同”为由,一直与张女士打太极。

  非洲方面说,“是不是发错了,这个版本完全看不懂”

  张女士法语专业毕业,从事专业翻译工作已有十年之久。主要负责文化、艺术方面翻译的她,接手了一位朋友的项目。她的朋友在上海的建筑公司工作,想要投标非洲多哥的一个道路建设项目。

  张女士负责投标书的翻译及对外接洽工作。投标书包括资质认定、商务、技术等三大部分。

  其中技术部分涉及诸多专业名词。负责的张女士决定将技术部分交由更为专业的公司进行翻译。

  7月16日,她找到对此项目信心笃定的上海天使外语翻译有限公司,委托对方将16000余字的投标技术文件翻译成法文。7月18日,对方上交第一部分6600字的中文翻译,张女士发现有多处语法错误,退还重改。7月21日,张女士将翻译文件发给非洲方面。深夜对方回复,“你是不是发错文件了,这个版本的文件完全看不懂。”

  所谓专业人士翻译,竟然大部分都来自“谷歌”

  第二天,张女士与同事两人进行“救火式修改”,并连发13封邮件给翻译公司,指出对方翻译错误并要求对方配合修改,始终未得到对方回复。

  当天下午6点半,张女士比对发现,对方承诺全专业人员翻译的文字,竟然绝大部分都来自谷歌机器翻译,以致文本根本读不通,随即致电对方客服。

  对方回复邮件,承认错误,并与张女士约定在7月23日上午10点(投标文件交给非洲方面的最后期限)前,将修改版本交给她。10点,未收到对方修改版本的张女士,被迫将自行修改版本发给非洲方面。半个小时后,对方修改版本姗姗来迟。经张女士检查,修改版本仅仅修改了一部分……

  几天后,张女士得知朋友投标失败,尽管对方没有过多责怪自己,但是张女士清楚,“不靠谱”的翻译,给非洲方面留下了极差的印象。这让她十分过意不去。

  机器翻译是允许的,普通翻译达不到精译标准

  随后的半个多月时间里,张女士不断发邮件与对方交涉,“7月23日当天,一个自称张经理的人,表示愿意退还部分款项,但后来公司又不承认此说法,工作人员给的回复都是‘我们会改到你满意为止’。”

  8月9日,忍无可忍的张女士提出以支付金额4500元为标准,“退一赔二”,要求对方支付1万余元作为赔偿。该要求得到了张经理“请提供相关合同、证据,国家条款”的邮件回复。

  昨天下午,记者联系上了与张女士联系的业务部张经理。张经理表示,“后期处理由客服负责,本身这个业务,我也不知道是不是我们客服私下接的活,连合同都没有,这是客服的问题……”随后,挂断了记者的电话。

  接着,记者根据该公司官网提供的总机号码,联系上了客服部。工作人员答应会将此情况立即向公司总经理上报,并在30分钟内,给予电话回复。

  然后,记者致电官网24小时咨询电话,接电话的仍然是先前的张经理。这次,他不再强调这是“客服私下接的活”,但强调自己不是事情的负责人。“客服接稿,人事项目部负责找译者。不过按照公司规定,机器翻译是允许的,但是要改过……如果她觉得有问题,可以要求退款,我们不做修改,但她要求我们改了,所以不退款。”张经理还强调,张女士购买的是普通翻译,要的是精译的标准,这是不可能做到的。

  针对稿件迟交半小时的理由,张经理强调“国家有翻译服务规范,迟交多少扣款多少,但现在没有合同,如果在合同中有指明‘迟于几点钟导致稿件无效’,我们会承担相关责任。”

  记者后来联系上跟进此事的客服人员和人事项目部的柴女士,但都表示这件事情领导在处理,不方便说。不过就是这个柴女士在7月23日张女士反映机器翻译问题后,曾发邮件向张女士致歉。

  截至昨天记者发稿时,仍未得到该公司相关负责人的回复。

  翻译服务不适用《消保法》

  找翻译最好认准资质并签订明确合同

  张女士与远在上海的翻译公司协商半个多月至今无果。

  那么这件事,难道只能自认倒霉了?还有,今后再遇到类似的翻译问题,有没有机构来认定翻译质量的高低?

  出事后,张女士曾先后向杭州工商部门、消费者协会咨询,对方都说这事不归他们管。

  “张女士付费的‘法文翻译’,并非‘为了生活需要购买的商品或服务’,确实不适用于《消保法》的相关规定。”浙江丰国律师事务所陈松涛律师说,这件事情最大的问题在于,目前国内并没有专门针对翻译行业的翻译法:“据我所知,目前杭州也没有专门进行这方面鉴定的专业机构。如果要打官司,会涉及到第三方鉴定。那个时候,法院会委托具有相关资质的专家或第三方翻译机构来进行鉴定。”

  不过就张女士来说,尽管双方没有订立书面合同,但只要张女士能够提供相关证据,证明事实存在,可视为双方有口头合同约定。

  依据 《合同法》相关内容,在张女士遇到的事件中,该翻译公司存在两个问题——翻译质量问题和交稿时间问题。若法院裁定其没有完全履行合同义务,则需承担违约责任,支付违约金。“当事双方都提到的行业规范,在法律程序中可参照使用。”

  另外,陈律师注意到,根据张女士的描述,对方前期若承诺“有专业人士翻译,有专业人士审稿校对”,与最终事实存在出入,则涉嫌“虚假宣传”,张女士可向工商投诉。

  那么,绝大多数对法语一窍不通的个人或企业,又该如何在保障自身权益的同时,借助专业力量来与国际接轨呢?

  陈律师也给出了两点建议:

  1、认准专业、正规的翻译机构。对方是不是正规的翻译公司,是否具备翻译资质等,都是进行交易前需仔细核对的内容。以张女士的情况为例,她需要对方翻译的内容,涉及到法语及建筑方面的相关知识。那么,除了能够胜任的专业翻译公司,也可以考虑专业对口的研究机构,比如高校的技术机构的专业人士进行翻译。

  2、签订合同,明确双方的权利与义务。现实生活中,类似翻译纠纷屡见不鲜,但是鉴于举证困难,程序繁琐,很少有人为此对簿公堂。所以,事先签订正规、有效的合同,是维护自身权益最有效的法宝。

  张女士将翻译文件发给非洲方面。深夜对方回复,“你是不是发错文件了,这个版本的文件完全看不懂。”(转自钱江晚报)

Copyright ©1997 -2012 深圳市好博译翻译有限公司    备案号:粤ICP102236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