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繁體中文English
翻译,是一项长远的工作

            作为国际翻译家联盟(FIT)副主席,以及正在美国旧金山举行的第25届世界翻译大会的主要组织者Jiri Stejskal始终无法忘记,七年前他住在北京一家宾馆时,房门上挂着的“请勿打扰”(“Please Do Not Disturb”)的标志。单词虽然没错,但这不是地道的英语,英语文化当中也不存在所谓的“请勿打扰”这种说法。

     那是Stejskal第一次来中国,在那之后,他又多次来到中国,但是他注意到,这些“滑稽英语”正在逐渐消失。他感叹的说道,“变化真的很大”,并且还认为中国翻译在世界上的地位正在提高。这或许能够说明,为什么中国翻译家在本次世界翻译大会参会国中排名第三 仅次于美国和挪威。这场为期四天的世界翻译大会于本周一在旧金山开幕,吸引了来自全球各国的700多名笔译和口译代表参会,其中注册的中国代表就有54名。他们所代表的,是在中国的改革开放、经济迅速发展、全球化加速以及中国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背景下,正在走向繁荣的一个服务产业。这一产业囊括了笔译、口译、地方化服务、语言技能提高以及语言教学与咨询等业务。其中的地方化服务是指译员帮助在华设立办公室的跨国企业,将公司的内网、网页甚至是一些软件翻译成中文。

    根据美国著名语言行业调查机构Common Sense Advisory公司2010年的统计数据,全球市场的外包语言服务营业额为263亿美元,也就是说,中国的营业额大概占了7%。随着越来越多的中国公司寻求海外发展,该业务的市场需求还会继续提高。与繁荣的市场相伴生的是激烈的竞争。从事这一行的大多数人都认为,做这一行的人太多,这是一种挑战,而不是机遇。当市场处于一种零碎的、激烈竞争的态势时,通常会导致服务价格和质量的降低,这对整个翻译行业来说都是不利的。

    Stejskal把笔译和口译员的工作比作“把关人”,是他们开启了跨文化交流的大门。因此,Stejskal认为翻译要学习的不仅仅是语言,更重要的是最大限度地汲取有关文化的知识。例如,一位二战期间在云南军用机场服役的美国士兵写了一部回忆录,其中描述了厨师如何用牙签检查烘烤了的蛋糕是否成熟。但在这部回忆录的中文译本里,这一细节却被译者译成了厨师将牙签放在面团上面。很明显,译者并不了解牙签在这里的用途。在搭建各国间文化桥梁的过程中(PS:深圳市好博译翻译有限公司的行业使命就是要成为全球语言的链接桥梁),对经典著作的翻译占据着十分重要的地位。过去几十年里,几乎所有的中国古典文学和哲学名著都被翻译成了多种语言,并以不同的版本问世。典型的例子是清代小说《红楼梦》的两个英文译本 大卫·霍克斯翻译的《石头记》,以及杨宪益和他的妻子戴乃迭(Gladys Yang)翻译的《红楼梦》。

    与此同时,Stejskal也表示,当代世界科技日新月异、经济迅速全球化,同样要求译者能够掌握特定的知识、了解用户的需求。如果缺乏基本的知识,翻译就会出现错误。Stejskal举例说,前些年有人把婴儿配方奶粉包装上的英文翻译成西班牙文时出了错。幸亏在产品上市前及时发现,不然就可能产生严重的后果。他还提到一份对iPad的日文介绍,是由英文翻译过来的。译者在翻译的过程中假定iPad是给年轻人使用的,因此译文都是针对年轻消费者的。其译者并没有意识到,很多日本成年人甚至是老年人也会购买iPad。这份iPad产品介绍的早期版本没有日文的敬语,显然不符合成年人的需求。

   “在实际的笔译和口译市场中,经常需要特定领域的专业翻译。更重要的是,语言服务机构也需要一些其他方面的人才,比如精通多种语言的项目经理,翻译工具的开发者,以及熟练掌握特定术语的人等。20世纪早期,中国的翻译家能将一些西方现代发明翻译为简单而又恰当的汉语,比如把airplane译为“飞机”,tank译为“坦克”等。在将当代的经济、管理、科学、技术术语译为简单易懂的汉语词条方面,当前的中文译者显然做的不太好。

例如,对于“MP3”,除了“一种数字音频编码的有损压缩格式”这个冗长的解释,目前还没有合适而简短的中文译法。

    所以,翻译是一项任道重远的工作,它不仅要把词语翻译出来,更要翻译为大众所能理解的语言。

 

Copyright ©1997 -2012 深圳市好博译翻译有限公司    备案号:粤ICP10223691